当前在线人数13484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图片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马家军用禁药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16-02-05
更新时间:2016-02-05
浏览:1471次
评论:3篇
地址:96.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国际田联开始调查马家军|
2016-02-05 07:06:31 BBC

  国际田联(IAAF)表示,就一封据称是中国长跑名将王军霞1995年带头指控由教练马俊仁所统领的“马家军”使用禁药的检举信正式展开调查,并已经要求中国田联予以合作。

  中国大陆媒体近日除突然开始大幅报道这宗“陈年旧案”之外,还多方刊载了对当年《马家军调查》一书的作者——著名记者和报告文学家赵瑜的采访录。

  陈年旧案

  目前还不清楚,这座被一些人形容为“沉寂16年的火山”为什么突然复活。
  有不愿透露姓名的分析人士指称,事件如今突然曝光,很有可能与当年先后主政大连和辽宁的薄熙来、谷开来家族案件多少有些牵连。

  据悉,《马家军调查》出版后曾经引发法律诉讼,参与者包括薄熙来妻子谷开来经营的律师事务所,诉案最终于1998年“庭外解决”。

  联名信

  国际田联近日开始着手调查一封当年10名“马家军”队员交给赵瑜的一封联名信。

  《马家军调查》作者赵瑜在接受中国官方媒体采访时介绍说,这封信写于1995年3月28日,王军霞是执笔者,张林丽、刘东等另外9名队友共同署名;这封联名信后来交到了赵瑜手中。联名信中最令人关注的一句话就是——“马俊仁多年来引诱、逼迫我们大剂量服用违禁药物。”

  依照国际田联规定,一旦有运动员自动承认曾经有过使用违禁药品的行为,所创世界纪录将被取消;也就是说,如果调查结果证明包括世界女子万米世界纪录保持者王军霞在内运动员的确曾经使用违禁药品,那么一应世界结论均将被宣布作废。

  在马家军鼎盛时期的1990年代,曲云霞、王军霞、刘冬等中长跑名将多次打破世界纪录。至今世界女子三千米和一万米世界纪录仍由王军霞保持。


控告马俊仁 王军霞执笔写的联名信原文
| 2016-02-02 21:15:18 凤凰网 |

  王军霞与马俊仁


  北京时间2月3日,提到中国田径体育,马俊仁和他所带领的马家军是不能不提的名字。作家赵瑜也曾经推出过一部名为《马家军调查》的报告文学,其中的第14章名叫《药魔重创马家军》。17年间,这本书的发行版本始终没有该章节,但是现在,这一章节3万字多字的内容得以曝光,多位运动员和队医爆料,称马俊仁强迫选手们服用兴奋剂,并亲自上阵为运动员打针。下面摘自《马家军调查》一书中《药魔重创马家军》部分:

  我也很难,这部报告文学, 不谈兴奋剂问题,就不够真实, 也无法解释马家军成败始末。

  由于马家军队员受到兴奋剂毒害尤为深切,所以, 她们在揭露和反对兴奋剂问题上相当坚决,毫不退却。一方面, 她们决不到处乱说,以免被国内外某些组织和个人所利用,警惕性很高,另一方面,她们又坚决支持自己所信赖的作家,深切期望最终达到全民族吸取教训的崇高目的。是她们在我采访过程中不断地给予我信念和力量,我深深地感激她们。生活中的事实教育着我, 不容我做出虚妄的避让。她们对马俊仁多有成见, 这一点我能够理解, 尚且难以同诛同讨。而从其它方面看,我们这些成年的知识分子,却远远不如她们纯洁透明, 真诚自信。尤其使我深受感动的,是她们饱含心血, 联名给我写了一封信, 给我以极大支持。现在, 我愿意把这封浸蘸血泪的书信,敬献给亲爱的读者们。原信如下:

  尊敬的赵老师:

  您好!久闻您大名,非常相信您是一个正直的、富有同情心的作家。你来我组搞调察(查)研究,提起了过去。那真是一段血和泪的历史,我们愿意为您提供一切宝贵资料,把事实的真象(相)留给历史,把我们的冤屈告诉无数正直、善良的读者。好为我们伸冤平反。

  我们向您倾诉的,马教练多年来对我们的打骂虐代(待),都是真实的。多年来引诱、逼迫我们大剂量的服用违禁药品,也是最真实的。在揭露这些的时候,我们的心情非常沉痛复杂,还担心祖国的名誉受到损害。同时对我们流血流汗所获金牌的“含金量”也很担忧。但是这些罪行又必须揭露,因为我们不想让同类事情发生在下一代人的身上。这些非人的折磨,已经使我们到了崩溃的边缘。

  同时,我们也考虑到了您在披露事实真象(相)的过程中,也许会遇到阻挠和迫害。(以下为怀疑指责马俊仁的话,此略。)……但是我们不会让您孤军奋战,在困难时,我们会挺身而出,全力支持您。这是为了祖国的体育事业健康发展,是为了人间的那一份道义和良知。

  我们代表所有身受迫害的队友们,向您表示最真诚的感谢!

  可怜可怜我们吧!我们还是一群孩子呀,我们是人,不是一个机器,更不是什么牲畜,我们需要过人的生活,我们有做人的权利,我们需要自由!

  此致

  叩首

  签名:王军霞、刘东、张林丽、刘丽、张丽荣、吕亿、马宁宁、吕欧、王小霞、王媛。

  一九九五年三月二十八日沈阳


马家军夺冠黑幕 教头逼服禁药亲自打针
| 2016-02-03 19:59:08 苹果日报 |

  上世纪90年代曾在世界女子中长跑运动史留下辉煌一页的中国「马家军」,再成舆论焦点。内地作家赵瑜17年前曾惹祸的《马家军调查》近日再版,新版收录了当年被封禁、讲述马家军使用兴奋剂的一章。该章不但爆光马家军靠用违禁药夺冠,更描述了教头马俊仁如何逼女运动员们服药、甚至亲自给她们打男性激素针的细节。

  赵瑜接受腾讯网专访时指,有关马家军使用兴奋剂的事,他于1998年《马家军调查》成书时已写出,有3万多字,但被出版社删除,因当时在国人眼里,女排、乒乓球队和马家军都是中国体育荣誉代表,当局认为兴奋剂这样敏感内容,会影响马家军形象,对中国体育界造成负面作用。

  尽管如此,《马家军调查》一出还是引起举国热议,因书中爆光教练马俊仁以粗暴不人道手法训练、打骂运动员,禁止女运动员戴胸罩、看见谁戴上前扯去;以及剋扣运动员的奖金等。马俊仁因此怒告赵瑜,辽宁省当局也调动行政和舆论力量,对付赵瑜,以至国家新闻出版署要介入,责令赵瑜上交采访笔记和录音供调查。

  「尽管我证明自己采访没有问题,在那种情况下想把那3万多字发出显然不现实,所以先放一放。」赵瑜表示他没有想到这一放便是17年,直到出版部门认为,体育界用违禁药已不再是敏感话题,国人对体育的认知也有本质改变,「马家军与兴奋剂」可以公开披露,遂在去年底再版该书时,将17年前被删的那3万字补上。

  这章尘封了17年的文字题为「药魔重创马家军」,文中详细披露马俊仁用诱骗、强逼等手段给队员吃违禁药,甚至亲自给身体还在发育的女运动员们打男性激素酮针;女队员身体出现异常变化:声音越来越粗、行为越来越男人化、不来例假、肝病日多,甚至听说会生畸形儿等;更可怕的是马俊仁警告她们,若被查出来则是运动员个人行为,与马家军无关。

  赵瑜还首次公开王军霞等10名马家军队员签名写给他的信,信中这些虽驰名体坛的女运动员们表示,尽管她们也担心爆光真相会令国家名誉受损,同时担心她们的金牌含金量因此贬值,但她们不想同样的事发生在下一代运动员身上,而且「那非人的折磨,已经使我们到了崩溃边缘」。她们写道:「可怜可怜我们吧!我们还是一群孩子呀,我们是人,不是机器,更不是甚么牲畜,我们需要过人的生活!」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3条评论
1   [USMedEdu 于 2016-02-25 17:57:41 提到] [FROM: 96.]
田径“马家军”曝兴奋剂丑闻,运动员联名控诉
2016-02-24 22:02:35 纽时

  在1996年的亚特兰大夏季奥运会上,王军霞(中)获得女子
5000米长跑项目的金牌,肯尼亚的保利娜·孔加(右)获得银牌,
意大利的罗伯塔·布吕内获得铜牌。

  北京——中国田径协会的入口处,装饰着红色和金色的春联,
希望来访者事业进步、前程似锦。

  然而,尽管洋溢着节日的喜庆,映照着冬日的温煦阳光,在北
京南部体育场路的中国田径协会大楼里,气氛却使人感到寒意。附
近不远处,矗立着国家奥林匹克训练中心的运动医学医院,以及这
个体育超级大国的中心——中国体育总局总部大楼。

  当记者询问中国新闻媒体曝光的一桩事件时,协会的两名员工
警惕地看着记者。媒体指责,90年代初闯入全球舞台、屡破世界
纪录的一些中国女子跑步选手,实际上被她们的教练马俊仁安排,
大量服用了违禁药品。

  证据很确凿:有一封信,据说是这些女选手在1995年写的。
调查记者赵瑜称,她们当时把信交给了自己。这封信最初是在
2014年4月赵瑜出版的一本报告文学中发表的,但直到腾讯体育频
道本月重新刊出,才引起了广泛注意。赵瑜拒绝为本文接受采访。

  “提起过去,那真是一段血和泪的历史,”信中说。据称写这
封信的是王军霞,除她之外,信上还有“马家军”其他九个成员的
签名。由于这些女选手取得了瞩目的成绩,加上马俊仁作风严苛,
人们称她们为“马家军”。

  “我们向您倾诉的,马教练多年来对我们的打骂虐待,都是真
实的。多年来引诱、逼迫我们大剂量地服用违禁药物,也是最真实
的,”信中表示。这些女选手想要停止服用违禁药品,她们认为这
些药改变了自己的身体和声音。但信中没有说明都有哪些药品。

  这封信的发表重新揭开了20年前的一桩丑闻。很多中国人已
经忘记了此事,另外一些人则想要忘记。中国如今坚称自己的体育
标准首屈一指,使用兴奋剂是被禁止的,但人们的怀疑却始终挥之
不去,最近的疑虑和游泳项目有关。

  不过,一个重大问题在于:王军霞1993年在北京的全国运动
会上创造的3000米和1万米世界纪录仍然未被打破。国际田联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Athletics
Federations,简称IAAF)发言人雅尼斯·尼克劳(Yannis
Nikolaou)表示,如果这封信中的指控证明属实,那些记录可能就
会作废。王军霞和马俊仁都没有回应本报记者的置评请求。信中其
他签名者都已从体坛退役,联系她们的尝试也均告失败。

  “中国田径协会是我们的成员,我们已经要求其确认这封在20
年后发表的信是否属实,”尼克劳在电子邮件中写道。

  “你大概很清楚,这事是在中国最重要的节日春节期间在媒体
上曝光的,因此中国田径协会在调查过程开始时出现延迟也很正
常,”尼克劳表示。“我们仍在等待回音。”

  在北京,中国田径协会的两名员工说:“我们领导都出去
了。”他们无法置评。“我们必须先进行调查,然后才能宣布调查
结果,”其中一人说。“不,我说不准要到什么时候。”她说,事情
发生在很久之前,“很难找到相关的人。”

  挂在墙上的一张照片是王军霞在1996年奥运会上夺冠后身披
中国国旗的情景,当时她已经离开了马俊仁。

  体育场路的五六个行人拒绝讨论这些指控,但其中大多表示,
他们已经得悉了这宗丑闻。此事在网上引发了大量评论。

  一个带着奥运五环图案背包的中年男子称,虽然服违禁药是错
误的,但这件事很复杂。

  “就拿马拉多纳来说吧,”这个不愿具名的男子说,“他踢足球
的时候服用了可卡因这样的毒品。我们应该取消他的奖牌吗?”

  迭戈·马拉多纳(Diego Maradona)是阿根廷前足球运动员,
1991年可卡因测试为阳性之后被停赛了15个月。

  “我认为这些女性很勇敢,把事情揭发了出来,”他说。“当时
她们肯定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后来可能也有很多人对她们说,‘这
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不要再提了。’”

  “不过,服用违禁药肯定是不对的,”他说。“我认为,无论国
际田联的决定是什么,我们都可以接受。”


  以下是赵瑜表示从这10名运动员那里收到的信(括号中文字
为编辑所加):
  尊敬的赵瑜老师:

  您好,久闻您大名,非常敬重您是一个正直的、富有同情心的
大作家。您来我组搞调察(查)研究,提起过去,那真是一段血和
泪的历史,我们愿意为您提供一切宝贵资料,把事实的真象(相)
留给历史,把我的冤屈告诉无数正直、善良的读者。好为我们伸冤
平反。

  我们向您倾诉的,马教练多年来对我们的打骂虐代(待),都
是真实的。多年来引诱、逼迫我们大剂量的(地)服用违禁药品,
也是最真实的。在揭露他的时候,我们的心情非常沉痛复杂,还担
心祖国的名誉受到损害。同时对我们流血流汗所获金牌的“含金
量”也很担忧。但是马的罪行又必须揭露,因为我们不想让同类事
情发生在下一代人的身上。这些非人的折磨,已经使我们到了崩溃
的边缘。

  同时,我们也考虑到您在披露事实真象(相)的过程中,会遇
到阻挠和迫害。因为我们太了解马教练的为人了,他会用金钱或种
种不正当的手段污蔑您,迫害您,他简直可说是一手通天。但是我
们不会让您孤军奋战,在困难时,我们会挺身而出,全力支持您。
这是为了祖国的体育事业健康发展,是为了人间的那一份道义和良
知。

  我们代表所有身受迫害的队友们,向您表示最真诚的感谢!

  可怜可怜我们吧!我们还是一群孩子呀,我们是人,不是一个
机器,更不是什么牲畜,我们需要过人的生活,我们有做人的权
利,我们需要自由!

  此致

  叩首!

  王媛、王军霞、 吕亿、刘东、马宁宁、吕欧、张林丽、王晓
霞、刘莉、张丽荣

  一九九五年三月二十八日 沈阳
 
2   [USMedEdu 于 2016-02-05 18:53:54 提到] [FROM: 96.]
曝光又如何 中国戒不了马家军式兴奋剂
| 2016-02-03 13:43:48 苹果日报 |

  1993年曾在世界田径锦标赛掀起黄色狂飙的马家军,被揭使用兴奋剂不是新闻;1998年中国作家赵瑜凭一部《马家军调查》洁本震动中国体坛也不是新闻。如今,《马家军调查》全本面世还能引起巨大迴响,不只是马家军使用兴奋剂的细节耸人听闻,更因为马家军式的兴奋剂仍在中国盛行,是中共戒不了也不想戒的。

  马家军是指辽宁省田径教练马俊仁在1990年代训练出来的一批女子中长跑运动员,包括1993年在世锦赛分别夺得1,500米、3,000米和10,000米冠军的刘东、曲云霞、王军霞等。这股黄色狂飙随即受到使用兴奋剂的质疑,但中国官方力撑马家军,并把外界质疑归咎于敌对势力、反华势力。








  1994年央视春节晚会的小品《打扑克》的一段台词,最能说明中国的斗争思维和政治需要。这段由黄宏、侯耀文演出的小品,对外国记者在查马家军的兴奋剂问题作出反击:「外国人得了冠军啥说的没有,中国人得了冠军就兴奋剂啊?告诉他们,不是马家军打了兴奋剂,是马家军给十二亿中国人乃至全世界华人打了一针兴奋剂。我们中国,总有一天要像马家军一样,跑在世界最前方!」

  《打扑克》是春晚小品的经典之作,黄宏后来更获封国家一级演员,拥有解放军少将军衔。而「马家军给十二亿中国人乃至全世界华人打了一针兴奋剂」的表述,更是迄今掷地有声的经典之论。马家军的兴奋剂问题之所以被长年掩盖,薄熙来、谷开来夫妇之所以力撑马家军,《马家军调查》之所以尘封17年,就因为中共需要马家军这样可以振奋民心、鼓动爱国的兴奋剂。

  尽管王军霞1996年还在亚特兰大奥运夺得5,000米金牌,但马家军很快就因兴奋剂问题而没落。前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袁伟民2009年在其回忆录《袁伟民与体坛风云》中,首次透露马家军无缘2000年悉尼奥运,是因为七个运动员的兴奋剂检测样本中,有两人尿检超标、四人血检超标。

  由于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制度、技术的完善,中国体坛未能再复制马家军集体使用兴奋剂扬威国际的故事,只能偶而从刘翔等世界冠军中挖掘爱国爱党题材,而一旦冠军们不公开感谢党感谢国家,就会面对官员和官媒的炮轰。无论是温哥华冬奥冠军周洋,还是法网冠军李娜,她们对父母的感恩、对合作伙伴的感恩,都未能得到官方舆论的肯定,可见当权者想给民众服用的兴奋剂是何等低劣。

  一个拒绝民主、法治的国家,一个最高领导层的贪腐已击穿人类道德底线的国家,当权者要维护自己的权利、要继续推行愚民政策,当然要想方设法让民众处于亢奋状态而失去自己的思想。在马家军式的体坛冠军渐渐失去政治兴奋剂功用后,当权者自然会制造新的兴奋剂,无论是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还是以爱国的名义、以民族复兴的名义、以国际主义的名义。

  「当我们气馁时,中国梦是我们的强心剂。当我们失落时,中国梦是我们的兴奋剂。」中学生作文中的华丽辞句,与小学生说当贪官是其理想,恰恰反映了中国官场的两面性:以爱国的兴奋掩盖贪腐的真实。政治兴奋剂的迷幻剂特徵再明显不过了。

  至于「四千点是中国牛市的起点」这样的股市兴奋剂,药效很快就过时,其后遗症又是党国所难承受之痛,于是,救市又如吃了另一种兴奋剂,充满暴力意味。当强力部门把共产党专政的铁拳砸向股市、汇市的「敌对势力」时,当权者眼中那抹服用兴奋剂的血红已不加掩饰。相比于权力兴奋剂,马家军的兴奋剂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3   [USMedEdu 于 2016-02-05 18:23:22 提到] [FROM: 96.]
马家军黑暗历史曝光 运动员遭强行注射
| 2016-02-02 14:20:28 搜狐

  提到中国田径体育,马俊仁和他所带领的马家军是不能不提的名字。作家赵瑜也曾经推出过一部名为《马家军调查》的报告文学,其中的第14章名叫《药魔重创马家军》。17年间,这本书的发行版本始终没有该章节,但是现在,这一章节的内容得以曝光,多位运动员和队医爆料,称马俊仁强迫选手们服用兴奋剂,并亲自上阵为运动员打针,甚至还说出了“我这里手指头动一动,多推点少推点,你们要吃多大的亏”这类近似威胁的话。

  “马家军姑娘们被罪恶的药魔深深地伤害”,赵瑜以这句惊人的话开篇,表示先后有“王军霞、张林丽、刘东、刘莉、张丽荣、马宁宁、王晓霞、吕亿、吕欧、王媛等老队员”、“在马家军任教不到半年的年轻教练李卫民先生”和“队医张琦女士”都反映过有关于兴奋剂的问题。








  运动员们表示:“早些年我们在体校训练,并没有服用过那些药,那时候只听说过兴奋剂这个词儿,据说国外运动员用的贼多。大概是八八年、八九年吧,就知道国内也有运动员开始用了,全国各地都有辽宁的队友,她们回来说,有利无害就能用,老多队伍都在用,不用不好使。我们心里就觉得人家都在用,咱们再练不也是白练吗?觉得太不公平,心里特恨别人使用兴奋剂。赶后来,选拔到马指导这个组,没来前儿就听说这个组用药比较多。我们年龄小,为了出成绩,又不懂什么危害,就跟着用。”

  对于当时使用的兴奋剂,运动员们回忆说:“头几年,马导也没整来什么好药,就是大力补啦那些个玩意儿,数量也不多,效果并不明显。那东西负作用可不小。到了九一年以后吧,马导手上的药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高级,有口服的,也有针剂,那阵子查的也不紧,就大量地用。往后长大点儿了,知道这些药挺害人的,尤其对女孩子危害更大,好些队员说话声音越来越粗,大多数队员还得了肝病,有时疼的不能训练,睡不着觉,就产生了抵触情绪,只要马导不监督,一部分队员就把口服的药偷偷扔掉,不吃,但马导打针还是躲不过去。再往后就麻木了,出不了成绩,马导又打又骂的,还不如瞎用呢。平时打针发药都是正常程序,咱组可用老了,提回来一提兜一提兜的,稀里糊涂过日子。”

  使用一段时间之后,兴奋剂的副作用逐渐显现,而且最直接的体现就是选手们的身体发生了变化:“到了1992年以后,情况发展到痛苦阶段,队友的身体都变化了,说话嗓子老粗,有的也不来例假了。肝病越来越多,各种毛病都出来了,又听说往后可能不会生孩子,或者生畸型儿,笑话我们的人越来越多,别说没有男朋友,有男朋友人家也动摇了,咱心里难过的要死要活的。兴奋剂就像一块大石头,整天压在心头,憋的人喘不过气来,觉得没人理解我们这些苦孩子。马导变态上火,我们也快变态了神经了,大伙儿都到了崩溃的边缘!有时候又想,吃就吃!猛吃猛跑,哪天突然死在跑道上算了!”

  马家军的神话开始于1993年,那时中国运动员还从来没有在世界田径大赛上夺得过任何一次冠军。对于当时的情况,队员们表示:“1993年那年刚出了成绩,马上有不少人要回家不干,倒不是不想挣钱出成绩,主要是不想再吃药,再干下去,还得吃那些害人玩意儿,可是不吃又不好使,真跑不动。一九九三年荣誉那么高,还觉得这事关系到国家利益,有委屈搁在心里头,哪敢对人说?结果,飞行药检一来,虽然没有查出什么,但对咱组队员的情绪影响可不小。广岛亚运会前躲检药,那是第三次飞行检查,我们像贼一样从火车上下来,躲到八一队,那次真挺悬的。马导这时候也发慌,总跟我们说,查出谁来谁自己负责,他和组织上都不负这个责任。这不是坑人吗?大伙儿就寒了心。这样坚持了不到一年,突然听说游泳队出事,大面积给查出来,一下子给我们吓懵了,心想这下可完了,多高明的药都能查出来呀。”

  当时队员们想出的办法就是集体辞退,但是由于“组织上一直做工作,好些事情也没解决”,她们“想退退不下来”,只能继续参加比赛。“没有马导逼着”的她们开始不再依赖于兴奋剂,可是随之而来的就是成绩一落千丈,“这样就发生了败在北京的事。那是头一次不用药参赛,打马拉松接力,谁也跑不动,两条腿那个沉呀!输到第五名。输到底我们也不吃!接着到五月份,去太原参加全国锦标赛,输的更彻底,不用药都不会跑了。干脆全军覆没拉倒!王军霞坚持跑完五千,接着一万就不想跑了。舆论界不明白队里的内幕,光说我们离开马导不行啦,背叛了老师啦,给国家造成了损失啦,谁能想到我们的更大痛苦呢?”

  兴奋剂给运动员们造成的心理创伤更是难以平复,有一次,王军霞回到家中,对父亲母亲沉痛交底,她说,由于大量用药,将来担心我们这群苦孩子不能为爹妈生孩子。如果真的不能生育,我就去领养孤儿,不知道大连有没有孤儿院?我退役后领养五个八个, 十几个也没关系。我养活他们,抚养他们长大后上大学,他们都是我爸妈的好孩子。

  谈及当时“打针”的情形,运动员们说:“他谁也不会相信,几年来都是他亲自打,使用那种一次性的针管。他总跟我们夸,说这种药是好东西,太好使了,他指的是EPO,他说谁要不听话,跟我耍小心眼子,那吃亏的可是你们,我这里手指头动一动,多推点少推点,你们要吃多大的亏?”

  年轻教练李卫民回忆说,因为自己的妻子“学医,搞药理,懂得这些东西,也有点路子”,马俊仁才选中了他。“老马要打针,我的队员也到他宿舍去,他有意不让我看,避开我,这倒不是要对我保密,而是怕我说他用量偏心眼儿,回来我一问,小队员说果然是这么回事,他给我的队员两人合打一支,一人打一半,给他的队员一人打一支,怕我有意见。那时候他也在摸索,我们都没经验,结果那次效果相反,他给队员打过量了,反而跑不动,有的高烧不退,临到出国还跑不上去,只好临时换人。运动员们的用量,都是那么摸索出来的。”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