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8292
首页 - 博客首页 - 海攀的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残花(11-01)-- 被囚禁的小鸟
作者:haipan
发表时间:2021-01-27
更新时间:2021-01-27
浏览:2448次
评论:0篇
地址:67.
::: 栏目 :::
混在美国名校
我在美军航母上的八

第十一章


“““她发现自己永远不可能变成快乐的小鸟,永远无法自由飞翔。”””

“““那些色狼虽然很凶却并不傻,知道美国警察不懂通融,他乡不是故乡。”””

“““应该经历的和不应该经历的,她都已经经历过了,还有什么可害怕的?”””

赵梦琪接待的旅游团越来越少,有时候两、三个星期才能接到一个团。从经济上到身份上,她都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有时候她想,干脆不做了,回去跟张成栋一起老老实实过日子。可是到纽约第五大道转一圈,到林林总总的咖啡店、酒吧小坐一会,她又发现,自己已经变成纽约人,已经习惯于大都市这种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花花世界,再也不愿回到那个单调枯燥、乏味无聊、贫穷落后的小农庄去,不可能再过那种晨钟暮鼓、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的苦行僧般的生活。她想还是咬牙坚持一下,说不定下一个星期又会来很多团,她又会忙得喘不过气来。可是下一个星期依旧没有什么团,下下一个星期还是没有团,最后她只好向现实妥协,给王姐打电话,说多人全男团她也可以接。

接下来的事情可想而知。以前接男女混合团时,有女士在旁边,男人总会收敛得多。赵梦琪再坚决跟定女团员,色狼们想下手也不容易找到机会。现在她身边全是有权有势的老男人,个个厚颜无耻,人人贼胆包天,赵梦琪躲都没有地方躲。语言上的调戏根本可以忽略不计,躲开他们那一双双脏手才是要点。结果赵梦琪带团特别累,神经一直紧绷,稍不小心就会被哪个老男人“不小心”碰到身体某些部位。更可怕的是,这帮色狼还暗中比赛,你碰小导游这里,我一定要摸她那里,不能输给你,所以她同时要防好几个人,结果就是防不胜防。有几次她实在受不了,小声呵斥触摸她的老色狼,谁知道对方居然一脸无辜的样子,说我也不想这样,是你太漂亮、太可爱、太性感,我也没有办法。把她气得要死,恨得要命。

赵梦琪向王姐汇报工作时谈起这些遭遇。王姐说这种情况比较普遍,别的导游没有你年轻,没有你漂亮,也没有你性感,还经常被人占便宜,你就更难跑掉。王姐还说,你如果不愿做,跟我说一声就行,我还是给你派夫妻团或男女混合团。赵梦琪知道那种团现在比较少,再说这类全男团小费的确更多,只好咬牙顶住。她想反正纽约城里人山人海,老色狼们也只能揩揩油,不能真的把她怎么样。王姐也解释说,我们接的旅游团比较特殊,基本都是官员和富豪,这些人在地方上作威作福已经习惯,出来后也很难收手。再说你是留美女大学生,又号称名校生,还长得漂亮性感,可以说是他们的终极梦想。他们对你必然极端向往,特别倾慕,也有人想占你的便宜。虽然我们的处境比较艰难,可是我们的收入也比其他社会旅行社高出不少。那些导游的收入,其实与端盘子卖菜的没有多少区别。再说,这些来旅游的“亲友”,是有不少色鬼,但也有很多好人。许多人以后也可能会帮助你,对不对?赵梦琪仔细想想,确实大部分团员还是很尊重自己的,都是好人。只是每个团中总会有几个淫魔,好像八辈子没有见过女人,没完没了地骚扰她,把她折磨得几乎忘掉还有好人存在。

这种事情,就要斗智斗勇。经历越多,赵梦琪越有经验,越有办法保护自己。比如说经常有意无意谈到自己的男朋友,让对方知难而退。当然,她把男朋友说成高大威猛,家财万贯,出身高贵,而且权势强大,跟张成栋完全不是一个人。再比如说接团时就暗自选定看上去可靠者和要防范的对象,尽量跟着“好人”走,小心防范“坏人”。虽然不少时候会选错,但总的来说处境还是好一些。再比如说她一接团就宣称纽约到处都是摄像头,要团员们千万小心,因为警察在盯着你们看。如此这般,她自己被骚扰的情况下降许多。当然时间越长,她的宽容度也越大,后来搂腰捏臀都不算事,只要不让色狼们袭胸和吻嘴就可以。不过,还是有几个色胆包天的淫棍,根本不在乎她的警告,就是要向她伸手。她忍无可忍,严厉威胁他们要报警。那些色狼虽然很凶却并不傻,知道美国警察不懂通融,他乡不是故乡。如果不想被美国人狠狠收拾,就只能放弃自己的狼子野心。

率领一群老男人攀爬纽约各个著名的高楼大厦时,赵梦琪总会想起自己当年不得不攀爬筒子楼。为了请求黄书记支持自己当系学生会主席,明知有危险,她也只能强逼着自己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往上走。她至今仍然能够清晰地回忆起那些楼梯。楼道里的灯全部被盗走,窗户的玻璃几乎全部被砸碎。暗淡的月光下,她能清楚地看见楼梯扶手上厚厚一层灰。而纽约的楼道,宽敞明亮,一尘不染,豪华高贵,可是她看着那些拼命跟自己套近乎的老男人的脸,却象黄书记的脸一样丑恶淫秽。是因为他们跟黄书记一样虚伪无耻?还是因为他们跟黄书记一样想在自己身上满足他们的兽欲?她的结论是,兼而有之。

在纽约的高层观光平台往下看时,赵梦琪总感觉好像自己是爬在贾校长办公室的窗台上,一边看着楼下学生们来来往往,嘻笑打闹,一边忍受贾校长在她身后耸动。那些同学跟高楼下街道上来来往往的纽约人很象,一样小,一样远,一样快乐,一样美好。而今天的自己与当年的自己几乎一样,都必须忍受有权有势的老男人们的淫辱。纽约的蓝天白云,也会使她感觉象是躺在贾校长办公室的沙发上。贾校长在她身上肆虐,而她的目光却透过窗户凝视着天空,偶尔有一只小鸟自由飞过,她会羡慕到眼睛湿润。她不知道为什么近期会频繁回想起这些事情来,也许是因为天天要面对这些饥渴的老男人,也许是因为她发现自己永远不可能变成快乐的小鸟,永远无法自由飞翔。

事到如今,赵梦琪感觉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害怕。她的工作量还是不够饱满,挣到手的钱仍然有限,便告诉王姐,单人团她也可以接,只要那个男人看上去比较安全。她不是不知道一对一的贴身导游会更加危险,因为两个人会更近,无人在旁也会令男人更加肆无忌惮,但是与群狼博斗无数次后,单只恶虎似乎不再可怕。应该经历的和不应该经历的,她都已经经历过了,还有什么可害怕的?只要她尽量小心,没有人可以把她弄上床。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rose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haipan写信]  [海攀的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