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822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20年前盖茨也曾到国会作证 对小扎有何启示?
2018年04月16日01:40:13 [科技新闻]

编者按:20年前,也有一位备受瞩目的科技公司高管到国会前作证,他就是比尔·盖茨。Mitbbs.com



近日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的听证会引发了巨大的关注,20年前,也有一位备受瞩目的科技公司高管到国会前作证,他就是比尔·盖茨。当年的听证会对现在的Facebook有什么启示呢?那时候的互联网与现在又有什么不同呢?Mitbbs.com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Mitbbs.com


20年零1个月前,时任微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比尔·盖茨(Bill Gates)首次在国会露面。在向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作证期间,盖茨反驳了他的公司是垄断公司的指控。Mitbbs.com


自老布什(George H.W. Bush)政府执政以来,针对该公司的反垄断调查一直持续了近10年之久。微软PC操作系统的广泛普及引起了人们最初的担忧,但微软携Internet Explorer进入网络浏览器市场之举,引发了进一步的担忧。鉴于微软Windows当时市场占有率高达90%,政府和业界担心该公司会利用这一强势地位来收取费用,或者控制互联网的入口。那时候,互联网已然是个人和商业用途很重要的一个新工具。Mitbbs.com


那些听证会已经过去了很久,但时至今日仍然值得我们重温。犹他州参议员奥林·哈奇(Orrin Hatch)在微软作证时担任参议员司法委员会主席;二十年后,哈奇就Facebook的商业模式上询问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首席执行官给出了引人发笑的回答:“参议员,我们做广告。”Mitbbs.com


自1998年以来,科技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年,受审的是一家计算机软件巨头的垄断力,而不是一家个人数据管理不善导致民主被破坏的全球社交网络。当时要解决的问题不只是在反垄断的层面上管制微软,还涉及确保计算的未来不受一家公司的控制,尤其是在互联网将如何影响人们日常生活的问题上。Mitbbs.com


但是,自盖茨出席听证会以来,计算的角色发生了变化。计算机不再是人类生活的仆人,它反而开始成为人们生活的目的。这是当今科技行业的核心问题,而数据隐私监管本身并没有解决该问题的希望。Mitbbs.com


当时,不只是国会议员对微软不满。与微软竞争的科技公司的领导者也对该公司的体量颇有微词。认定微软拥有垄断地位的公司包括,首个热门网络浏览器的制造商网景,以及上世纪90年代初开发了Java平台的计算机服务器公司Sun Microsystems。Sun的首席执行官斯科特·麦克尼利(Scott McNealy)提供了这个证词:Mitbbs.com


“我们认为,如果不受约束,微软利用其所拥有的垄断地位,可能会进入银行、报纸、有线电视、广播、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应用程序、数据库浏览器等领域。凡是你能说出的领域,都有可能。”Mitbbs.com


麦克尼利担心科技行业的整合是没错,但不应将微软视作罪魁祸首。快进到20年后,扎克伯格也被问到类似的问题:Facebook是一家媒体公司吗?金融服务公司?应用程序公司?在盖茨作证时,谷歌还只是斯坦福实验室里的一项实验,如今提供宽带服务,并拥有YouTube这一新型的广播媒介平台。而Sun公司则已不复存在。它在2009年被甲骨文收归门下。Facebook现在占据了Sun的旧园区。Mitbbs.com


但在1990年代,很难预见麦克尼利所担心的微软可能会确立的统治力,会被当时尚不存在的一些初创公司取得。1994年,美国司法部要求微软不要利用其在操作系统的主导地位打压市场竞争。一些反对者认为这只是政府对微软的轻微责骂,但政府也有干预微软将捆绑包括Internet Explorer浏览器在内的互联网服务软件捆绑在Windows系统里的计划。在该反垄断案件中,经过旷日持久的的裁决和上诉——包括试图拆分公司的失败尝试——政府和微软最终在2001年达成和解。Mitbbs.com


那些年里还发生了其它的一些事情。从1994年到2001年,商业互联网兴起。网景Netscape Navigator浏览器于1994年12月面世。到1999年,数百家科技公司上市,其中一些公司在上市第一天就飙涨了7倍。到2000年3月,互联网泡沫开始破裂,到那一年年底,科技股板块足足蒸发掉了1.7万亿美元。接着是9/11事件,然后是安然(Enron)和世通(Worldcom)的丑闻曝光。到2002年9月,涵盖大多数科技股的纳斯达克指数较2000年的高点暴跌了近77%。Mitbbs.com


一些长期的幸存者勉强度日,其中包括亚马逊、eBay和雅虎 (直到最近)。但这一时期的主调是新贵们挥金如土。像Pets.com和eToys.com这样的公司募集了大量的资金在网上销售商品。像Lycos、GeoCities和广播公司这样的内容门户网站纷纷被高价收购。像Webvan和Kozmo.com这样的便利网站提供几分钟内配送食品杂货和零食上门的服务——Kozmo甚至免费配送冰淇淋。互联网公司们肆意挥霍,豪砸数百万美元举办聚会活动,布置奢华的办公室,投放价格不菲的超级碗广告,所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净运营亏损。Mitbbs.com


但是,尽管互联网繁荣期催生了过分奢靡的现象,但它也造就了不少不起眼的成功故事。在这些年里,企业、机构组织、政府和社区都相继触网了。电子商务现在已然不是什么新鲜概念,但在那段时间里,在电脑上购物的概念站稳了脚跟。关于商业、文化或公民活动的信息可以直接从家里获得。在网上订购有线电视服务,支付水电煤气费用,预订机票和酒店房间,均成为了可能。要想实现这一切,运行复杂且老旧的系统的大型机构必须要配上互联网依托的新服务器和浏览器基础设施。Mitbbs.com


对于我们这些曾在这一时期致力于解决这类问题的人来说,该项努力与现在建立和维护一个应用程序或网站可以说全然不同。大部分的工作都涉及到如何让互联网适配人们和互联网诞生之前的系统。Mitbbs.com


在出版工作流程融合之前,报纸和杂志的内容管理软件在拷贝和排版上必须要联合老式的系统,这些是无法为某种新潮的网站颠覆的。预订、担保和仓储系统必须与运行在大型机上的服务进行交互,有的服务运行的软件甚至有几十年的历史。即使是简单的“brochureware”网站,也需要让印刷、广播通信和营销的标准适配更有限的网络的容量。Mitbbs.com


当网络服务深入到网页以外的范畴时,它们变得更像技术咨询运作,而不是互联网的狂热梦想。数据库模式必须要与内部管理员协商;它们的设计可能适用于低容量的内部使用,但不适用于实时的高负载情况。金融系统必须针对安全可靠的接入进行改造。毫无头绪的高管、中层管理者、区域运营商和客户必须要得到安抚和良好的服务。像Razorfish这样的网络咨询公司跟Pets.com一样恣意挥霍,但是这些组织机构确实为企业、政府和组织解决了问题。它们的工作是,让计算机适配世界上原有的基础设施,并为之效劳。尽管这些公司时不时会举办奢靡无度的聚会,随便派发股票期权,但它们也做好了它们的本分工作,其互联网工作很大程度上是服务工作。Mitbbs.com


与互联网繁荣时期重合的千年虫问题(注:亦称Y2K,将年份定为两位数的软件中的日期编码,当2000年开始时,许多计算机将日期误读回1900年),强化了那一价值。过去几年的新年前夜,Twitter的用户们对1999年出售的新电脑上的一张旧的百思买警告贴纸进行了嘲讽。“记住:在午夜前关掉你的电脑。”它写道。这整件事今天看来很愚蠢。但在千年虫问题出现前的几年里,成千上万的软件开发人员都在努力确保几乎每个组织机构中的关键系统都不会出现问题。如果成功的话,他们的工作都不会再被看到或听到——事实并非如此。千年虫是科技咨询行业发展的助推力吗?也许,但不尽然。无论如何,人们对它的响应方式——严肃认真的规划、投入和关注——与人们现在对于全球技术问题的思考方式并无二致,包括Facebook在其平台上处理个人数据的方式问题。如果它现在发生,那么千年虫将被视为甩掉过去愚蠢而无价值的东西的机会,而非针对原有的服务和安全体系进行改造的机会。Mitbbs.com


当然,所有的这些工作仍在进行。你的银行、电力公司和航空公司仍然需要让它们的内部系统适配网站和应用程序。旧的大型主机仍然需要升级更新以便适应新系统。但那种劳动并不处在技术进步、雄心壮志或财富的中心。取而代之的是,旧的模式通过新方法寻求颠覆和替代,与此同时技术基本上能够为自己服务。Facebook、谷歌、Instagram和Uber等都是大规模且复杂的产品,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才能建造和维持运营。但它们也是寻求独立于或者重塑世界,而不是与之合作运营的组织。Facebook当前的丑闻是一场关于数据信任和诚信的危机。但更广泛地说,这是一个地方主义的危机。该公司没有费心去评估它在这个世界可能会被如何使用,跳出自己的预期,并相应地设计它的系统来加强防备。Mitbbs.com


当老一辈人哀叹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初的互联网不复存在时,他们往往会谈到互联网的去中心化基础设施本应给公民生活带来的开放性、自由和个人主义。没有“守门员”!没有中间商!任何拥有网络服务器的人都可以成为他们所选择的行业的领导者。就连盖茨在1998年的参议院听证会上也提到了这个想法,“互联网的开放性是它的架构与生俱来的。”Mitbbs.com


那些理想总是有严重的缺陷,因为任何人都可以直接接触到任何人,危险、欺骗和剥削必然会随之而来。在某种程度上,这个错误导致了Facebook当前的危机,因为一个仅仅想到通过“连接人们”就能创造福祉的组织,永远无法想象它的意图可能会带来伤害。Mitbbs.com


然而,或许更应该为计算不再作为仆人,反而成为人类的主人而哀叹。这是盖茨1998年在国会作证和扎克伯格2018年在国会作证之间的这些年很重要的一点变化。当初,电脑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卷入了现实世界的行为活动,它们在人们的那些线上活动中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的潜力足够明显。通过确保行业竞争为创新扫清道路,在当时来看并不是什么坏主意,尽管微软在反垄断和解中受到的影响微乎其微,后来诞生的创新者变得更加危险,且在反竞争方面丝毫不逊色于微软。科技世界仍然依赖微软,但它也将微软视为已经辉煌不再的老牌软件和商业服务供应商。Mitbbs.com


与此同时,互联网繁荣期的诸多失败概念——包括最滑稽的一些项目——在几十年后却死灰复燃。Instacart在Webvan倒下的地方崛起。Kozmo被替换为Uber Eats和它的同类产品。当然,谷歌取代了Lycos、Inktomi和AltaVista,甚至雅虎。Spotify、Pandora以及其他一些公司,重新振兴了让马克·库班(Mark Cuban)一跃成为亿万富翁的网络广播服务Broadcast.com公司背后的概念。MySpace和Friendster在Facebook和Twitter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Mitbbs.com


回头来看那些先驱者,有的人感叹当初做得太早了。可以肯定的是,取得运营那些服务所需的规模和基础设施那时候要更加困难,甚至不可能取得。但即便如此,我们还是得出这样的结论,即人类活动在计算机的作用下被另一种人类活动替代,会让事情变得倒退。它假定,所有的事情最终都变得要与计算机交互,而人类的努力除了向它们让步之外别无选择。如果正如网景公司的联合创始人、风险投资家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所说的,“软件在吞噬世界”,那种狼吞虎咽会被认为是一件好事,是财富和权力的标志,因此也是进步的标志。Mitbbs.com


就连国会似乎也对此事听之任之。扎克伯格的听证会表明,立法者可能至多会对像Facebook和谷歌这样的公司实施消费者数据隐私监管。那是一个好主意,美国却迟迟没有落实。但它也假定,Facebook已经是美国乃至世界的公民的正解——一个太大而不能倒的组织,其最佳选项是进一步增长和巩固自身的地位。谁能想象没有Facebook,没有谷歌,没有亚马逊,没有Uber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计算技术不再希望通过桥接网络整合组织机构的运营流程与人的目标。现在它的目标是制定条款决定哪些目标和流程可以执行,用计算机取代世界。Mitbbs.com


我们很久以前就不再把那个世界称为“现实世界”了,不再觉得它与和它交互的、提供强化技术的虚拟计算世界是分开的。也许那是个错误。Mitbbs.com


 
0


 【同类热门新闻】   【今天热门新闻】
此篇文章共有 0 条评论:
[ 首页 ] [ 上页 ][ 下页 ] [ 末页 ][ 分页:]
【发表评论】
内容:

注意:内容不能少于10个字符

赞助链接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 - 未名空间 (mitbbs.com)- since 1996